主页 > 古典武侠
金庸時空

第一回

瞬間身子一定,異樣感覺盡數去除。耳邊響起一片廝殺之聲,“乒乒乓乓”

響個不休。

我定了定神,發覺自己藏身於一座巨大的假山之中,身上仍然穿著原來的便

服。環顧四周,卻是一個大莊院的花園,這假山建在牆邊,近旁倒也沒有人。這

假山位置甚佳,將園中情狀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樣子這兒正進行著一場激烈的混戰,似乎是賊人攻門。一名長鬚中年男人

指揮著一幫家丁弟子正奮力廝殺,應該就是這家的主人。另一方卻是一些裝扮古

怪的人,使的兵器也甚希奇,聞所未聞。

我對歷史各朝的服飾並不熟悉,只能肯定這不是清朝。心中暗暗思量這情狀

跟金庸哪部小說中的哪一個情節相符。

眼見賊人已大占上風,有一人叫道:“方錚,你還是乖乖跪下來引頸就戳罷

了,我們考慮放了你的家人一條生路!”

那方錚喝道:“士可殺不可辱!要我向你們這幫邪魔妖人投降,想也休

想!”眼見門下弟子愈戰愈少,一個個給砍翻在地,猶自奮力戰鬥。

姓方的?我皺了皺眉,金庸小說中哪個姓方的給人這樣欺上門來?好像沒有

一點印象。我撓了撓頭,只好繼續看下去。

方家已然漸漸不支,方錚身旁的門人弟人已全給殺死於眼前,自己身上也已

多處負傷。忽然聽得一聲長笑,門口走進幾十名賊眾,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隨

後一隊花花綠綠的女人給綁著押了進來。

方錚見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妻兒弟子,長歎一聲,身上又中數刀,終於不支

倒地,隨即有幾個賊人將他綁了起來。

一個灰衣大漢走了出來,劍指方錚罵道:“姓方的,你三番四次跟我們教主

作對,一劍把你殺了可太便宜你了。嘿嘿,我要你全家女人一個個在你面前做場

好戲再讓你死!”一把拉過一個中年婦人,笑道:“這是你老婆吧?徐娘半老,

風韻尤存啊,哈哈!弟兄們,給我好好地幹這婆娘,誰將她奸死了教主就記他一

功!”

方錚罵道:“你們這幫妖孽……”還沒說完,便給人一劍捅在嘴?,切去半

邊舌頭。方錚痛得呵呵直叫,不停奮力掙扎。但他給綁得結實,哪里動得分毫。

那方夫人給幾名賊人圍在中央,衣服給撕得粉碎。她雖然武功也是不弱,但

這般給人擒住,卻是無法反抗,雙腿給大大分開,屁股給一人托在手?,兩根肉

棒一前一後插入她兩個肉洞,猛抽起來。方夫人淚流滿面,忍著劇痛,只是破口

大罵。

忽然聽得屋頂一聲嬌吒,一個藍衣少女手持長劍從天而降,劍鋒直指正在奸

淫方夫人陰戶的賊人。“啊”的一聲慘叫,那賊人本來抽插正歡,猝不及防,一

劍正中腦部,頓時斃命。

方夫人一見,叫道:“青兒快走!別管我!你快走!”那少女哭道:“娘!

我……我要殺光這些惡賊!”早有十幾名賊人將她圍在中央。那少女猶如發了瘋

一般,亂斬亂戳,那班賊人一時倒也奈何她不得。

那灰衣人笑了一笑,說道:“這小妞是方錚的女人,要捉活的!喂,你們看

什麼,不想幹方錚的老婆了?”

話音未落,早已有一名賊人頂上剛剛被殺那人的缺,將肉棒插入方夫人的陰

穴。方夫人眼看女兒難以脫身,自己前後兩個肉棒正給奸著疼痛,還有七、八隻

手在自己身上亂摸,羞憤之極,一陣絕望,昏厥過去。

那灰衣人道:“不要停,繼續幹!把她弄醒,奸到死為止!嘿嘿!”指指圍

在一旁看熱鬧的幾十名賊人:“你們很閑嗎?把方家的女人全部都奸死!聽到沒

有?”

那幫賊人一聽,齊聲起哄,呼啦啦將方家十幾個女人按倒在地,剝光衣服,

輪奸起來。

我眼見這情狀,不禁面紅耳赤。以前連女人的身子還沒碰過一下,只是泡在

元元看A文打手槍過癮,這下一連見到這麼多女人的裸體,下身的肉棒忍不住已

是豎了起來。

滅門?金庸書中倒是說過好幾宗滅門的故事,可是都不姓方啊?難道……難

道我給騙了,這不是金庸小說中的情節?可怎麼會呢……眼前屍橫遍地,正在上

演超大型輪奸場面,由不得我胡思亂想。轉瞬間那藍衣少女也已被擒。

那灰衣人笑道:“方錚的女兒?呵呵,我親自來!”走到那少女跟前,一把

撕開她胸前的衣服,露出一對大乳房。

灰衣人雙手抓住那少女的乳房猛捏,笑道:“瞧你還沒十八歲吧?奶子就這

麼大?嘿嘿!你叫什麼名字?”那少女別過頭去,含淚不答。但卻有一名賊人笑

道:“這小妞叫方豔青,是這一帶有名的小美人呢!”

灰衣人道:“是嗎?長得是挺不錯的,可惜馬上就要給活活奸死了。”幾下

拉扯將方豔青的衣服盡數撕下,抓住她的一條腿高高抬起,另一隻手便摸上她的

陰戶,在方豔青的陰阜上搔了一搔,罵道:“他媽的,這小妞年紀小小的,騷毛

怎麼這麼多?”回頭瞧了方夫人一眼,笑道:“你娘的騷毛都沒有你多!”手指

突然用力,撕下方豔青幾根陰毛來。

方豔青慘叫一聲,雙眼血紅,罵道:“狗賊!你有種就殺了我!”

灰衣人淫笑道:“等我和我的弟兄們玩過了後再說吧!”掏出肉棒,抵在方

豔青陰部,轉頭對癱在地上咆哮著的方錚笑道:“我替你女兒開苞,你要不要看

看?”嘿嘿一笑,肉棒全力捅入。

方豔青痛得牙根直抖,口?罵聲不絕。灰衣人淫笑道:“我就喜歡你這樣倔

強的小妞,奸起來最爽!”不理她死活,將方豔青壓在地上,雙手各握著一隻乳

房,肉棒一下下重重猛插。

我直看得口幹唇燥,腦中卻一直在搜索著方豔青這個人。心想金庸的書中姓

方的本來就沒幾個,怎麼會想不到?但實在就是想不到,真是沒可奈何。

時間慢慢消逝,我的肉棒已然忍不住射了一次,弄得褲襠中濕漉漉的好不難

受。但那輪奸秀卻尚未停止,五、六十名賊人兩三個一組,將方家十幾個女人沒

命姦淫,有人完事了自有人頂上。那些女人不得片刻喘息之機,一連好幾個時辰

都給兩條甚至三、四條肉棒在前陰後庭甚至小嘴?姦淫著,直奸得死去活來,暈

了又醒,醒了又給奸暈,慘叫聲此起彼落。偏生她們平時習武,身體較為健壯,

卻不得便死。

我從沒見到這麼血醒的場面,看那十幾個女人都要給活活地輪奸致死,雖知

這是在遊戲?,但還是不禁心驚肉跳。

終於聽得有人說道:“方錚的老婆完蛋了。”我一看,原本圍著方夫人的幾

個賊人散了開去,方夫人下身一片狼藉,不停地滲出鮮血,身上青一塊黃一塊,

直挺挺地躺在地下一動不動。

忽然,賊人群中一片騷亂,只見方豔青也不知從哪里生出的一股力氣,竟殺

開一條血路,撲到母親屍身上大哭。那些賊人姦淫得正歡,連那三名正在奸著方

豔青的賊人都萬料不到她竟會暴起沖出,均不及出手攔阻,已給方豔青奔到母親

身旁。

方豔青抱住母親的屍身,忽然站起便跑,竟直奔我藏身的假山而來。那夥賊

人失了先手,也大呼小叫追了上來。他們見方豔青腳步虛浮,跑得跌跌撞撞,知

道她已全身乏力,全仗一口氣支撐。於是笑嘻嘻地慢下腳步,料知她決逃不掉,

慢慢圍了上來,要玩一玩貓捉老鼠的遊戲,戲弄戲弄一下這不屈的小美人。

我見方豔青瞧我這兒直竄過來,心中暗暗叫苦。心想我半點功夫不會,那個

買來的神行百爬也不知管不管用,要是給這幫賊人發覺,馬上就得Game

Over了。

擔心的事果然來臨,方豔青本已無路可逃,只有直鑽入假山之中。我只聽見

一連串急促的喘氣聲奔近,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孩突然撞在我懷?。“咚”的一聲

響,方豔青抱在懷?的方夫人屍身掉在地上,她一見到我,嘴角竟微微擠出一絲

笑容,身子一軟,昏倒在我的懷?。

我美人在抱,心中卻是砰砰直跳,忽聽有人嚷道:“這?還有人!”

我大驚,不及多想,口?暗念一聲“神行百變”,抱著方豔青便即竄出。這

一竄,竟已掠出一丈開外,幾乎撞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之上。我連忙向上一跳,

頓覺身子騰雲駕霧一般,定睛一看,已經站在屋頂。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c.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