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校园春色
江南大學系列-絕色校花柳纖

一如往日開學的日子來臨了,校園裡一片喧嘩和熱鬧。校園裡又恢復了往日的歡聲笑語。前來報名的學生喜氣洋洋,向老師詢問著開學事宜;而老師們有的準備新學年的教材及教學用具,有的則在清掃、佈置教室,以優雅清新的學習環境迎接新生的到來。

而我們的後勤處工人陳寶柱也從過年老家返回了校園,陳寶柱推開後勤室的門,一股久違熟悉的味道隨風而來。

「老子又回來了」陳寶柱內心興奮的說道。

內心興奮的原因是年前回家的時候把黃若希這位大美女給破了處了,從此精神煥發。想到要回到校園,又可以品嘗這位美女校花了,內心實在是激動不已。

陳寶柱放下行李後,就轉身出門到學校去轉悠去了,花園似的校園,點綴得五彩斑斕,更顯得生氣盎然。

一座座別具風格的教學樓,在翠綠欲滴的樹兒和嬌羞欲語的花兒的裝飾下,更平添了一份勃勃的生機,形成了一種人工美和自然美的景色。

在校道旁的花草樹木隨風搖曳,襲來了一股花卉的幽香,送來了一陣青草的新鮮,更帶來了學習的氣息,沁人心脾,令人陶然欲醉!漫步在這「成長的家園」裡,在「風」中接受陽光般的沐浴,在細雨中接受他的洗禮,這種感覺實在妙不可言。

陳寶柱三步並作兩步,來到了學習的天堂,靜靜地聽著琅琅的讀書聲,仿佛身臨其境;再仔細瞧瞧同學們聚精會神的樣子,而且個個精神抖擻,他們的聲音響徹了清晨的校園。

在這裡,同學們的身影比比皆是,他們在認真地翻閱著書本,以此來充實他們知識,拓展他們的思維,陶冶他們的情操。在正中,還有美麗的地理生物園,種滿了茁壯成長的花卉,待到時機成熟,就會競相綻放,爭奇鬥豔,把濃郁的連同無限的生命力撒向大地。

當然還少不了我們學習的實驗樓,資訊樓,音樂室,歷史室,民樂室……簡直就是應有盡有,在這麼優美學園中讀書,可以說是一種享受呢!

陳寶柱內心感慨萬分,可惜自己是一個民工。拖了關係才能進著校園裡當後勤。

陳寶柱走到了黃若希的宿舍下,停下了腳步。

回想起自己就是在這裡姦汙了黃若希這位大美女,現在自己回來了,一定要在此親昵這位美女的芳香,陳寶柱的命根子迅速膨脹了起來。

陳寶柱走進宿舍,看到李阿姨還在值班,於是走過去熱情的打著招呼:「李姐,好久不見了。新年這麼早值班啊。」李阿姨抬頭一看是陳寶柱立馬站起身來說道:「喲,陳師傅新年好啊,怎麼有空過來了。」陳寶柱腦子一轉,想到了法子回答說道:「這不是上次那位黃同學忙了我很大的忙,今天從老家特地給她帶來了特產了嘗嘗鮮呢。」李阿姨笑著說道:「那黃妹紙早就不在這裡住了,已經搬到新宿舍去啦!」陳寶柱心裡一驚,失望的神情迅速彌漫了腦子的淫亂。

陳寶柱向李阿姨道別,緩緩的朝新宿舍去了,走在半路看到這些莘莘學子你來我往的出入著。

突然,陳寶柱眼前一亮,在他面前出現了一位絕色的女生,一個穿著粉藍色裙子的女孩,只見那女孩有一雙晶亮的眸子,明淨清澈,燦若繁星,眼睛彎的像月牙兒一樣,仿佛那靈韻也溢了出來。一顰一笑之間,高貴的神色自然流露,讓人不得不驚歎于她清雅靈秀的光芒。

細緻烏黑的長髮,常常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潔白的皮膚猶如剛剝殼的雞蛋,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仿佛會說話,小小的紅唇與皮膚的白色,更顯分明,一對小酒窩均勻的分佈在臉頰兩側,淺淺一笑,酒窩在臉頰若隱若現,可愛如天仙。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儘管看不到她劉海下的容貌,卻也可以清楚的看見她兩邊臉頰連同後面修長白皙的脖頸整個都紅了,嫣紅透白的煞是好看。

這時陳寶柱才注意到女孩的打扮,上身穿著一件可愛的卡通T恤,下身是雪白的七分褲。依然能看出她嬌小的臉型和精緻的五官,象混血兒一樣奇特而奪目的美麗;細膩白皙的象羊奶凝乳一樣的皮膚,仿佛透明的水晶色的新疆馬奶提子一樣,晶瑩剔透的讓人不忍多看,生怕目光落實了。

同樣是美女,這個女孩給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間有種超越了她年齡的驚人的美麗,淡淡的柳眉分明仔細的修飾過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象兩把小刷子,亮得讓人覺得刺目的一雙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異常的靈動有神。

太美了,陳寶柱眼睛都直了,目不轉睛的盯著這美女校花,命根子膨脹得下體難受,陳寶柱心想,要是能一睹這位美女的身材那該多好啊!

時間緩緩的流逝著,已經過了三個月。

這天晚上,陳寶柱被自己的欲望淫欲而睡不著,走在校園的林間小道上,「哎,已經三個月沒碰女人了,這滋味真TM難受,黃若希這賤人居然沒有機會下手,哎。」陳寶柱來到的圖書館附近的小道上,看到這麼晚了還有燈光亮著,心想著:

「這些個娃子那麼賣命,這麼晚還不睡?」搖搖頭繼續走自己的路,就在這時,一聲清脆的聲音傳入了陳寶柱的耳朵裡,「柳纖,你還不走啊,都快12點半了,宿舍快關門了。」聽著女孩的聲音視乎是叫另一個女孩,陳寶柱繞過樹林身後,想看看這兩女生,反正回去也睡不著,過了一會,兩雙腳步聲傳來,只見另一位女生說道:

「柳纖,你幹嘛那麼晚都還在看書啊。」那位女生回答道:「準備到模擬考試了呢,我想複習幾天。」這聲音猶如天籟之音,非常好聽,兩個女生漸漸走過陳寶柱的眼前,陳寶柱瞬間驚呆了,這——這不是幾個月前自己看到的那位女生麼?

太美了,月光下的她,陳寶柱此時內心激動不已,有機會了,有機會了。一個邪惡的計畫在陳寶柱的腦海中閃過。

陳寶柱第二天一大早,就飛快的趕去了藥店,這裡有一個他的兄弟,叫李三。

「三兒,有沒有一種讓人聞了就入睡的藥?」李三回答道:「你又想去糟蹋哪家的姑娘?你這個色鬼,有是有,不過藥力要近距離才有用。」「行了——快給我吧,事成後請你吃飯。」陳寶柱趕忙回到了學校,盡心的去佈置著今晚發生的事情。

傍晚時分,陳寶柱來到圖書館大門前,跟圖書館的管理員打了聲招呼,以看書的名義來到了圖書館三樓。

陳寶柱四目瞭望了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裡真的是下手的好場所,周圍圖書館的架子略高,橫向交錯著排列,三樓到一樓由幾扇門隔著,上面發生什麼事情,樓下一概不知,而且半夜幾乎沒什麼人。

想到這些,陳寶柱心裡興奮極了。

陳寶柱拿著名叫「睡魂」的迷魂藥看了又看,類似蚊香一樣的東西,陳寶柱在窗前靜靜的守候著,突然陳寶柱眼前一亮,柳纖緩緩的抱著書走向了圖書館,陳寶柱趕忙點起了「睡魂」服瞭解藥,躲到最左側的那一排看書去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柳纖來到了三樓,按以往的習慣坐在了安靜的角落看起了書。

陳寶柱偷偷的朝柳纖的座位瞄了一眼,在如此的距離觀察著這位大美女,今天晚上柳纖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卡通T恤,下身一件白色的中褲混搭著,細細的長腿併攏著,腳上穿了一雙白色的帆布鞋。

都說女人看書的時候特別美,陳寶柱內心狂躁不安,怎麼藥效還沒發揮作用,下體的大棒子早已膨脹不堪。

時間過了一個多小時,陳寶柱心裡暗罵著李三,這小子給的東西一點也不靠譜,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

只見一聲「哎」的聲音傳來,柳纖伸了柳腰,有點瞌睡的樣子。

柳纖自己也奇怪,怎麼才看了一會書,就眼皮打架了,好濃的睡衣襲來,柳纖想想應該是最近用功太過頻繁,於是打算趴在桌子上小睡一會。

陳寶柱看到了柳纖趴在桌子上睡了,於是站起身來了,輕輕的走到了柳纖的身旁,陳寶柱不放心的叫了一聲:「同學——同學——」看到柳纖沒反應,陳寶柱激動的從後面抱起了柳纖,嗅了一下柳纖身上的香味,「恩,真香,帶著一絲體香和奶香味。」今晚柳纖估計用了牛奶沐浴。

陳寶柱抱著柳纖來到了圖書館最後一排的位置,輕輕的將柳纖放到了木地板上。

陳寶柱看著沈睡的柳纖,彎彎的柳眉緊閉著,櫻桃小嘴一張一合,好像在呼叫什麼,絕美的瓜子臉,如此絕色美人,比之黃若希也不為過。

陳寶柱伸手摸了摸柳纖如絲一般的秀髮,然後手握著柳纖那豐滿的蜜桃,「真爽,堅挺而充實。」陳寶柱抱起柳纖低下頭去用嘴吻在柳纖的嘴唇上,將柳纖鮮嫩的櫻唇吸進嘴裡允吸了起來。

他捏住柳纖的兩腮,迫使柳纖張開嘴巴,然後把自己的舌頭伸進了柳纖溫潤的口腔中用力的攪拌起來,他卷起了柳纖的舌頭不停的舔動著,並把那香舌捲進自己的口中輕輕的咀嚼著,同時和柳纖交換著口中的唾液。

真的十分甜美,陳寶柱把柳纖樓了起來,向上的把柳纖的T恤給脫了,露出了那一對潔白的玉兔,陳寶柱看的心癢癢。

陳寶柱一手撫摸著柳纖的玉乳,一邊把柳纖的中褲給脫了,柳纖的內褲是一條粉紅色的卡通內褲,陳寶柱順手也脫了下來,拿著手裡聞了一會,真香。

柳纖的身材十分的好,不但身材勻稱,而且肌如凝脂,白嫩細潤,身上沒有一點贅肉。兩條修長的玉腿直直的伸著,眼前的玉體實在是太迷人了,陳寶柱把柳纖渾身上下都吻了一邊,把柳纖都撫摸了一會,兩條修長勻稱的大腿間袒露著一小叢黑色的叢林,柔軟亮澤的陰毛濃密而有序的覆蓋著稍稍顯露出來的粉紅色的微微濕潤的桃園洞口。仿佛散發出陣陣的芳香。

陳寶柱頓時感到一股熱血猛得沖上了頭頂,胸中一陣狂跳。柳纖的身體太美了!經過一番的撫摸在那茂密的叢林裡出現了幾滴亮晶晶的液體,陳寶柱興奮極了,再也忍不住了。

陳寶柱翻身把柳纖壓在了身下,壓在柳纖的身上不停的親吻著她的嘴唇。

眼看著自己平日垂涎不已朝思慕想的美人,現在正赤身裸體地被他壓在身下隨意的玩弄,而且手心傳來徐萌滑嫩細潤而溫暖的肌膚的感覺,陳寶柱就感到越發的激動不已。

陳寶柱的呼吸越來越重,臉色也憋得通紅,他的大肉棒再也忍不住了。

陳寶柱雙手分開了柳纖的大腿,把柳纖的大腿往肩膀上一抬,這樣更容易進入陰道,陳寶柱調整了肉棒了的姿勢,向前一挺,「噗」的一聲,大肉棒進入了柳纖神秘的桃源,陳寶柱內心一緊,深呼吸了一下,在一挺,將半個陰莖插進了柳纖的陰道,陳寶柱的肉棒頓時被密肉所包圍,大肉棒頂到了一層薄膜似的的東西,陳寶柱震驚了,柳纖居然是處女。

老天——真的是對俺太好了,陳寶柱把柳纖的屁股往上一提,大肉棒狠狠的刺了進去,閃電雷鳴過後,陳寶柱的肉棒進去了一大半,頓時狹窄異常。

柳纖的陰道很窄很緊,才插進一半陳寶柱就感覺有些吃力。

柳纖的柳眉緊緊的閉了一下,表情有些痛苦,小嘴輕輕的「哼」了一聲。

陳寶柱立馬吻上了柳纖鮮紅的櫻唇,下體再狠狠的向前直搗黃龍。

陳寶柱整根肉棒完全插進陰道,他的小腹和柳纖的陰戶緊緊的貼在一起,沒有一點間隙,兩人的陰毛也交纏在一起,他甚至感覺到柳纖那柔軟纖細的陰毛搔到了他自己那低垂的肉袋,隨著徹底的進入,陳寶柱體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感。

大肉棒被柳纖窄小濕潤的肉穴緊緊的包裹著,這種強烈的壓迫的快感刺激著陳寶柱的神經。

陳寶柱把肉棒拔出了體外,頓時鮮血和精液一同緩緩的流出。

陳寶柱滿足的笑了,自己又搞了一位校花,還是處女。

陳寶柱雙手扶住柳纖的肩膀,滿口惡臭的嘴巴吻住了柳纖的櫻唇,下體狠狠的在刺進去,陳寶柱對柳纖癡迷到發瘋的地步,渾身上下在柳纖的身上進出。

一定要狠狠的幹這位校花,陳寶柱加大了力度,雙手揉捏著柳纖的玉乳。

柳纖就像做了一個夢,夢到被人分屍了一般,渾身疼痛而難受,但是藥效的作用使得柳纖只能在沈睡中度過這痛苦的抽插。

隨著陰道抽搐的漸漸頻繁,陳寶柱也感覺到抽插也逐漸變得順暢起來,原來是柳纖的陰道在受到陳寶柱的肉棒摩擦刺激後開始分泌出一些潤滑液淫水,幫助陰莖更加順暢的運動,並且隨著陳寶柱活塞運動的加快,肉穴裡開始發出「噗唧,噗唧」的聲音,而且聲音隨著抽插頻率的加快而變得頻繁而響亮起來。

陳寶柱的肉棒在柳纖的桃源裡一進一出,這種撲哧——撲哧的響聲十分讓陳寶柱享受。

抽插了大概幾百下以後,陳寶柱把肉棒退了出來,把柳纖翻轉過身,在把柳纖的臀部向上,讓柳纖半跪著,陳寶柱從後面對準柳纖的陰唇,肉棒再次狠狠的插入柳纖的桃源裡。

陳寶柱雙手扶著柳纖的細腰,有節奏般的抽插著,現在這時候圖書館三樓幾乎是沒人上來的,陳寶柱可以慢慢的享受著這美好的良辰。

陳寶柱一邊抽插著,一邊回憶起和黃若希做愛的情景,自己真是幸運,能夠摘得江南大學最美的兩大校花,為此陳寶柱更加的賣力抽插了。

大概抽插了近1個小時,陳寶柱用力的頂上了柳纖的子宮深處,讓肉棒停留在最深處,享受著周圍的嫩肉包圍著。

陳寶柱休息了半刻,肉棒始終停留在桃源的深處。

這種感覺真爽,陳寶柱看看了柳纖的面容,實在是閉月羞花,太美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沒能聽到柳纖的吶喊,可惜這裡是圖書館,陳寶柱不能弄醒柳纖。

陳寶柱從柳纖的陰道中退出了自己紫黑色的肉棒,只見柳纖的下體緩緩的流露出了一股白色渾濁的精液,參雜了一絲絲血跡,慢慢的流出了體外。

陳寶柱放下柳纖,看著這美麗動人的校花,陳寶柱心想不能就這麼快的結束。

陳寶柱沒試過口交,之前看黃片的時候曾經有過,於是萌生出了想法。

陳寶柱坐到柳纖的玉乳上,肉棒對著柳纖的櫻唇摩擦著,陳寶柱雙手捏開柳纖的小嘴,把肉棒輕輕的放了進去。

由於肉棒太大,陳寶柱感到一絲疼痛,於是陳寶柱想到了一個辦法,他用力的撓柳纖的腰,使得柳纖在睡眠中難受異常,張開了嘴呼吸,趁這個時候陳寶柱肉棒一挺,滑進了柳纖的嘴裡。

唔——柳纖發出了一身悶哼。陳寶柱感到了異常的舒服,之前自己沒有試過,而且還是這麼美的校花為自己口交,想到這陳寶柱雙手扶著柳纖的臉,肉棒試著在柳纖的小嘴裡抽插。

開始很慢到快,陳寶柱頂到了柳纖了喉嚨深處,柳纖發出了咳嗽的的聲音,陳寶柱在緊張與刺激的情況下,終於射出了那憋了許久的精華,白色渾濁的液體都射進了柳纖的喉嚨深處,為了讓柳纖喝下自己的精液,陳寶柱把柳纖扶著坐了起來。

呼——陳寶柱感到了異常的舒服,體力也漸漸不支了。

柳纖將精液完全喝下以後,陳寶柱把柳纖放到的地面的木板上,自己緩緩的坐在旁邊,真是太他媽的爽了,好久沒有這麼爽了,終於得到了自己心中的美女柳纖了。

因為是在圖書館裡,而且也快到關門的時候了,陳寶柱幫柳纖穿好了衣服褲子,弄了幾番後,終於看不出什麼破綻了,陳寶柱穿上陳舊的工作服,準備離開的時候讓柳纖服瞭解藥,自己著悄悄的離開了。

過了一個小時,柳纖緩緩的醒來了,自己感覺身上到處都是酸痛,心想:

「難道是睡久了,身體四肢有點發麻了麼,而且感覺自己嘴巴裡好像吃什麼腥腥的東西,好噁心。」柳纖緩緩的站起來,發現自己下身很疼,有點站不起來的感覺,她是個未初經人事的少女,自然不會想到自己被強姦了,還以為是自己的腸胃又疼了,於是收起書本,慢慢的扶著樓梯離開了。

翌日清晨,陳寶柱怕自己對柳纖做的事情被她察覺,於是今天特地的跑到新宿舍附近去探望情況,快放學的時候,發現柳纖和幾個女生緩緩走來,只是柳纖走的比較慢,而且姿勢不怎麼正常,想到這裡,陳寶柱開心的笑了。

看來這丫頭還沒發現自己被強姦了,陳寶柱內心狂喜,嘿嘿,找個機會在好好的品嘗這位美女校花,現在自己得抓緊時間去找黃若希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