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都市言情
激情桂林之征服高麗女人

五月初,我們單位組織去旅遊,目的地是桂林龍勝。

作爲科室負責人,我被領導指定爲帶團的隊長。

本來按我的意思,去外面玩,一定要自由,還要有時間,結果來了這麽一出,可把我的美好時光給浪費了。

從我們里出發,坐了8個小時的車,把我累得夠戗的。

一路上還要幫導遊招呼同事,買水買食物,定飯店吃飯,整一個保姆,心情是極度郁悶。

心情不好,脾氣自然也不太爽,所幸同事們都明白我的性子,都不敢招惹我。

到了龍勝之后,我們下榻在中心酒店,跟導遊一起分完房卡,領完餐票,我二話沒講,直奔自己的房間。

房間的東西可能人多住的原因,有點舊,窗外居然是一片石壁,黑呼呼的,怪難受。

身爲單位的小頭目,我有自己住一個客房的特權,先不管三七二十一,沖洗了一番,整個人都感覺干淨了。

換了一身361的運動服,我踏著雙拖鞋,慢慢地在四周遊轉。

龍勝是一個少數民族的自治縣,這里山多,植被保護得比較好,不像我們那里開發過度,整一個山清水秀,我很喜歡這種地方的。

正在我四處轉的時候,突然又來了幾輛旅遊大巴,下來了一大幫子人。

我慢慢地靠了過去,發現他們說的話不同于我所聽過的,聽了半天,我算是明白了——韓語,別問我爲什麽知道,你一看那導遊旗上的首爾文化旅遊團,我估計你也懂。

我瞅了半天,也沒有看到什麽傾國傾城的大美女,看我們的同胞在網上吹得天花開地花落,悲哀。

無聊了一會,語言不通,又無法跟人家交流,就只好跑回客房,看了一下時間,是下午6點左右,心想去泡泡溫泉算了。

拿起房卡,抽起一條毛巾,從酒店的直通道,我直奔溫泉而去。

同事打來電話叫我一起吃晚飯,我不餓,就推說要休息,叫他們自己吃,反正有報銷,宵夜再補回來。

由于我來得早,只有我一個遊客,顯得十分清靜。

這里的溫泉水挺干淨的,從山澗流下來,整一個天然的浴池,我把身上的衣服扒了,留一條泳褲,整個人跳進了溫泉里,頓時舒服得讓我呻吟。

我閉目養神地泡了半個小時,全身發熱,然后又跑到冷池搞了十來分鍾,真的是冰火兩重天啊。

龍勝這個地方濕氣太重,早晚溫差太大。

七點多的時候,感覺開始有點冷意了。

我走到水池旁邊的石頭上休息了一小會,吃過晚飯的遊客陸續來泡澡了。

這時一大幫子滴咕著韓語的棒子們也出現了。

那個場面,有空你們一定要去看看,很壯觀。

刹那間,整個泉區滿是人了,水一下濁起來。

無數白花花的肉條在水里蠕動,特別是那些韓國女棒子,白花花的,跟她們的老臉一點也不相符,我看得是熱血沸騰。

看歸看,半天也沒有什麽意思,我只好打道回府。

溫泉的小道上很滑,我突然被人從后面撞了一下,整個人摔倒在旁邊的水池里,那個是魚泡池,要多交80元錢的,剛想從水里出來,就有兩個保安過來,要我交錢,我郁悶無比,旁邊有人在不斷地說些什麽,可惜我一句也聽不懂,扭頭看了一眼,原來是一個大約40歲左右的韓國婦女,她披著一條大大的浴巾,不停地跟我及保安說什麽,我氣憤地瞪了她一眼,罵了一下晦氣,我沒有叫女人出錢的習慣,盡管這不是我的錯。

從錢包里抽出錢交給保安,然后氣呼呼地往前走了。

那名婦女急忙跑上來,嘴上說了一大通話,我沒有理她,繼續往前走,在大泳池邊上,她追上了我,抓往我的手,不停地說些什麽,然后遞給我一張一百的人民幣。

“What are you doing?”我用英語問。

(意爲你想干什麽)

? ?? ?“I am sorry,I was unintentional。”那位婦女說。

(意爲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沒有接話,繼續往房間走。

那位婦女在我身后不斷用英語叫我“Please wait”(意爲請等一下)。

一直到我的房間門口,她都跟著過來。

我突然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于是回過頭看著她,一邊打開房間,一邊邀請她“Coming??please。”(進來坐一下)

然后我就走了進去,她跟進來就有戲,不進來就算今天運氣晦吧。

果然,她不假思索,跟著我進了房間,我叫她坐下,然后順手關上門,坐著她面前。

剛才急的時候沒注意,一下子披著一件浴巾坐著一個小帥的並且只穿著泳褲的男人面前,還是在賓館的客房,這副畫面足以引起絕大多數人的暇想。

可能她也覺得不太妥,頓時不安起來。

我突然笑笑,叫她別擔心,然后拿起付費的飲料開了兩瓶,遞給了她一瓶。

她一邊說NO,一邊掏出一百元人民幣遞給我。

我也NO了她,然后用十分蹩腳的英語跟她說明當時的情況,我自己也有不小心的成份,云云。

她一直都是帶著歉意地和我說話。

我不是個小心眼的人,在我那語誤不斷的英語口語下,她開始有些好笑,我趁機叫她和我一起吃個晚飯,加個小小的吃飯就是一種道歉方式,她也同意了。

十分鍾后,酒店送上自助餐,非常粗糙的晚飯,但我還是從旁邊抽了一支紅酒。

她連連NONO不喝,又加上一個小小的中國風俗習慣,她又被搞惦了。

我們兩個人就坐在窗邊,慢慢地聊了起來。

原來她叫朴英淑,是韓國現代汽車公司的員工,因爲業績優秀,所以被公司派來中國旅遊。

我也跟她說起了一點我的情況,當她知道我是一名“主管”之后,略帶兼意的表情又加上了一點恭敬。

聊天的時間通常都是很快的,一瓶紅酒就這樣被我們喝完了,兩個人的臉上都紅通通的,我想這大概是泡過溫泉的原因。

很快,我就發現了她浴巾下面雪白的皮膚了,于是不斷贊美她,她也發現了異樣,氣氛有些暧昧起來。

一個二十八歲的氣質帥哥對一個四十多歲的外國婦女來說,顯然是有一定誘惑力的。

她顯得有些慌亂,我忙站起來攔住她。

她又開始NONO起來,可我什麽動作也沒有做。

只是雙眼色色地看著她,嘴角帶著笑,她更顯得慌亂,緊緊地抓住披在身上的浴巾。

我深情地看著她的眼睛,嘴上不斷地說著I like you,她又慌又急,用右手推著我,保持著距離。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很滑,很柔軟。

然后輕輕一用力,將她拖到我的胸前,雙手趕緊摟著她。

不得不說,酒精在某種場合下是最好的春藥,我猛地吻上了她的唇,看到她睜得大大的眼睛,我一個轉身,兩個人同時倒在床上,她嗯嗯地不斷推我,力度不是十分大,我反身壓住她,然后舌頭不斷地襲擊她的小嘴。

感覺過了好久,她才慢慢地平靜下來,只是很用力地喘氣。

在掙扎中,她的浴巾已掉在了地上,一具雪白渾圓的成熟胴體緊緊地貼在我身下。

我們兩個人的嘴慢慢地分離,她張大嘴大口喘氣,邊搖頭邊NONO,我不理她,用牙齒在她的乳房四周慢慢地咬嚼,她忍不住啊地輕叫出來,雙手想動彈,可惜被我緊緊地抓住,身體開始了大幅度地扭動,很快出了一層汗,

帶有一點硫磺味的體味散發在房間里,我嘴里覺得鹹鹹的,軟軟的,慢慢地我吻遍了她的全身。

她的雙手已經軟軟的,我趁機把手繞到她后背解開了胸罩,一對雪花花的乳房呈現在我面前,我猛吞了一口口水。

確實很白,連乳頭都是淡紅淡紅的。

我喜歡看到女人愉悅的表情,能夠爲她們提供快樂,這本身就是比單純抽插更有成就感,這就是我的性道。

她軟綿綿地躺在床上喘氣,估計是紅酒喝多了,三分二是她喝下去的,跟中國人學小聰明,這個是無法逾越的民族智慧。

我雙手輕輕地褪下她的泳褲,在一片雪白之上,長滿了黑而茂密的陰毛,視覺上十分的有沖擊力。

她的陰戶也是褐色的,作爲一名中年婦女很正常。

在我只手輕撫之下,她不時抽一下氣。

看著她那血紅的臉,我慢慢地往她的陰戶里吻下去。

舌尖碰到了一個濕熱的物體,她整個人顫抖了一下。

我慢慢分開了她的雙腿,舌頭開始靈活地在她的陰蒂上,陰唇邊進行密集而輕柔的“掃蕩”。

她的叫聲越來越斷續,雙手不自然地抱住了我的頭,兩腳自然地環住了我的腰。

她的陰道口越來越多水,越來越滑。

過了十來分鍾,已經是整個泥濘起來。

她的臉上是紅得欲滴血似的。

我從旁邊抽過紙巾,擦了一下嘴,迅速脫掉了我的泳褲,挺起早已僵硬麻木的陰莖,頂在了她的陰戶,她有所感覺,雙腿張得更大,我在陰蒂附近滑動了一下,然后用手握著龜頭在她的陰唇四周摩擦,燈光下,微張的陰道口時不是滲入一絲透明的液體,更是讓人獸血沸騰。

感受到她的手在環住我的腰,往下壓時,我長長地噴了一口氣,龜頭慢慢地頂進陰道,非常暖和,很滑膩,微微的酥癢讓我長吸了一口氣。

當完全頂進去時,她手腳並用緊緊抱住了我的身體。

我重重地吻她,然后開始輕輕抽動。

每抽一下,她就微哼一聲,完全達到了忘我的地步。

我腰部慢慢用力,盡管嘴巴被我堵住,她仍然大聲“嗯嗯”地呻吟起來。

我也沒有說話,就是用力抽動,滑滑的“滋滋”聲,加上肉體的打擊聲,房間里春色無邊。

也許是太刺激了,過了幾分鍾,我龜頭開始酥麻起來,準備要射了。

我邊抽邊看著她,她迷離的雙眼也看著我,大約也明白我的意思,輕輕點了一下頭,我猛地一陣用力抽插,她像一條蛇一樣全身盤住我,陰道傳來了一陣跳動,我再也忍不住,深深地挺進去后,緊緊抱住她,一股熱流射進了她的陰道。

射完后,我們兩緊緊地抱在一起,過了十幾分鍾才起床沖洗。

床上是一大片的水漬。

我壞笑著看了她一眼,她低頭頭,挺不好意思的樣子。

我扶著她進了衛生間,沖洗了一陣,然后又坐了一小會,一看時間,居然是零點了,我肚子極餓,問她餓不,她點了點頭,然后我們又拿了房間里有償的方便面沖了吃掉。

這時她用房間電話打了一個電話,然后告訴我是跟她同伴說明情況,說她們很急,以爲她出事了。

這時她又想去泡溫泉,我點頭同意。

去大泳池一起泡了半個小時,然后各回各的房間休息。

淩晨五點多,我突然被房間的電話吵醒,迷糊地一接聽,原來是她打過來的,意思是想下我這里,問我同意嗎,我一下清醒過來,二話不講,馬上叫她下來。

盡管我睡意很濃,但是我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麽,一進門,她就抱緊我,用韓語說了幾句,很急的樣子。

她穿戴好衣物時,還真像個鄰家大媽,呵呵。

我也聽不清楚,她直接脫下我的內褲,就給我口交起來。

性欲一上來,睡意就沒有了,我陰莖硬起來時,就脫掉了她的衣物,直接插進去,兩個人猴急地抽了二十來分鍾,然后我就射了。

清洗過之后,我們赤裸裸地抱在一起,原來她明天就要回國了。

我聽了一陣難受。

她也不說話,就是不斷地撫摸我。

我又給她口交到早上七點,一刻也沒有停,整個舌頭酸酸的,她一直在享受。

七點半,分別時,她抱住說,說我給了她很完美的性愛,真的是征服了她。

特別是口交,讓她非常愉悅,還說如果有機會,一定再來,希望那時還不曾老去,說著說著,她開始流淚,我也很難受,兩個人緊緊地擁抱。

朴英淑,我會記得你的。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