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古典武侠
弄盡絕色百美圖(鐵心蘭二)

鐵心蘭(二)

我雙手同時放在小仙女這對發育中,如小包子的淑乳上,並運上明玉功第九層揉搓。

不久,小仙女雖在心理極討厭中,身體也生出沒法解釋的奇妙感覺,在雙乳及陰道內傳來有如漩渦般吸力的接觸,使她的乳蒂變硬凸出,更從子宮內噴出淫水,她不禁好奇地張開雙眼一看,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使用的是什麼妖法?」

相信小仙女這生還是首次噴出淫水;我一方面加大抽插的力度,另一方面照實道:「正是移花宮的不傳之秘,明玉功第九層的最高心法。」

小仙女滿臉疑惑之色,但看到我雙手的膚色變得透明一般,連肌肉裡的每一恨筋絡,每一恨骨頭都彷彿能看得清清楚楚,便震驚非常,我再道:「這便是明玉功r第九層的現象。」

小仙女再次合上雙眼,臉上除了極度討厭、驚恐、疑惑之色外,間中還出現新奇的刺激感覺。移花宮的武功重點在極快及反撥,現在小仙女的陰道滿是淫水,我便把抽插的速度不斷提升,快至不可思議的地步,而且在插入時反撥變抽出,抽出時反撥變插入,估計每秒鐘超過十下以上,強烈磨擦的快感一浪接一浪的傳來;而小仙女喉嚨內也不禁發出沙啞的〝咿咿呀呀〞叫聲。

就在我快將爆發之時,明玉功第九層又生出寒冰勁,憐星最後便是被邀月以此寒冰勁殺死,而我棒上的寒冰勁比殺死憐星的當然弱得多,不但使我高溫的熱火減退一些,可繼續增加抽插的時間外,同時亦使小仙女感到特別的寒冰刺激快感。

奪去一位向來高傲又美如仙女的處子之軀,即使對方全無反應不會動,亦使我在心理上產生興奮,加上以不可思議的極速抽插,所產生的肉體強烈磨擦刺激,即使有寒冰勁降溫,但加上小仙女被多重刺激下終於產生高潮,陰道不停抽搐,最終我沒法再忍而激射了!

有深厚內功的我,雖然剛幹完了一場,亦不覺有疲倦之意,我離開小仙女的身體,看到她下體正流出白濁的陽精夾著絲絲的處女鮮血,問道:「張姑娘現在明白了被殺時的痛楚,及製造人生命的過程,以後會不亂殺人嗎?若未體會清楚,我可以再示範多一次。」

小仙女害怕地立即道:「知錯了。」

我道:「知錯便最好,我對整個江湖也算是做了件好事。」之後我便解開了小仙女的穴道,並繼續道:「那你以後就莫要再殺……」我還未說完,小仙女已無法控制自己憤怒的情緒,雙掌已向我突然全力攻來!

她會動手是我一早已預料的事情,她雙掌還距離我一尺有多時,我一招後發先置的〝移花接玉〞,把她在雙手途中攻來的內力也回撥了一半過去,算是對她留了一手。

小仙女只覺雙手劇痛,之後有一半攻去的內力倒流,之後胸口劇痛,已受了內傷,便吐血倒地。

我罵道:「看來你是不知錯了,那麼讓你再破身一次!」

我把小仙女的身體反轉,已受內傷的她只能作些無力的掙扎反抗,可是又有何用?我在她臀部的鞭痕上大力拍一掌,〝啪〞的一聲她立即大聲叫痛,我歎道:「你這樣又是何苦?」

我用右手食中兩指伸進小仙女陰道中沾些陽精,再伸進她肛門之內以作潤滑,受了傷沒有多少氣的小仙女用沙啞的聲音問道:「你這…可惡的死淫賊在幹什麼?」

小仙女想用盡最後的氣力反抗,但當我運功吸來纏死小魚兒的紅鞭,在她那粉背上抽了一鞭她便冷靜了些,再加一鞭便學乖了不再反抗;而原本我以為她流乾的淚水又再湧出。

我一方面用右手食中兩指把她肛門擴張,另一方面用左手揉搓自己軟化的那兒,間中又用寒冰勁刺激,並回答:「為了讓你更清楚體會被你所殺之人的感受,我只好再親身對你示範多一次。」

當我左手運用明玉功第九層的漩渦吸力時,血液被吸至那兒,很快便變為堅硬,原來明玉功在重新起頭或自慰時是有此妙用,那種漩渦引起的特別刺激感加上吸力,所產生的快感絕不下我剛才為小仙女開苞的暢快。

我用手扶著小仙女的小腹把她托起,使她如爬在地下般,我跪在她身後雙腿把她的雙腿再分開一些,然後大腿再撐起,肉棒便對準她的肛門,雙手緊握她腰臀的兩側,用發出漩渦勁吸力的肉棒,很易便插進了小仙女的肛門內,或者可說是把她的肛門吸了過來套著我的肉棒,想不到這漩渦吸力竟是這麼的方便好用。

隨著小仙女聲嘶力竭的叫喊及軟弱無力的掙扎,我倍感刺激有趣;當我用腰力狠勁地抽插了幾下,小仙女又痛暈了,我左手仍托著她小腹以免她整個人軟倒,並且用手指輕掃她的下陰,一邊繼續幹她肛門,一邊從後用右手按她的人中使她清醒。

隨著小仙女口中發出微弱的呻吟聲,我知她已醒了,便拔出沾有她大便的肉棒,從後又插進她剛被開苞不久的陰道。

再插一會,小仙女已被弄得死去活來,我深深大力一插,之後在自己雙腳站起時又攬著她的下腹,把她下身同時抱了起來,這時小仙女無意識地用雙手撐起,成四肢直撐被我從後插入中。

之後我右手仍攬著小仙女的小腹,左手握著她的左腳大腿抽起,形成她只能以三肢撐地,而這樣我可以插得更深,下下頂到盡頭;但插了一會,她受傷的手臂已無力支撐,漂亮的面孔直接撞在地上。

這時的小仙女張菁,已再不是那使人聞風膽怯,殺人不眨眼的惡女,而只是個身受重傷,雙穴被幹至痛楚不堪,臉孔貼地並恐怕已撞至瘀傷,無力反抗的可憐被姦女子,我有點不忍心,最後又再插在她肛門之內,不停衝刺直到興奮,沒有用寒冰勁延長時間,便在她肛門內噴出數量比剛才少的陽精。

我蹲下看著地上軟軟攤倒的小仙女,並伸手指在她的陰唇內撫摸,特別是她小穴之上的尿道口,間中更嘗試插入手指,我問道:「張姑娘今次清楚別人被殺的感受了嗎?需要我再親身示範破多你一次嗎?」其實雖然我體內有深厚內力,不過我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立即便有能力梅開三度?而且我更要留力待我此行的目標-鐵心蘭。

驚恐我要再破她多一次的小仙女,立即驚慌地沙啞嘶叫:「不要,我…知錯了。」

我笑道:「知錯便好,以後我們每次見面時也再好好玩多兩次,若你想我現在繼續幹你的話,你可以不離開,我再示範……」

本來該已受傷並全身無力的小仙女,不知從那裡長出氣力,抱著自己被撕破的紅衣,沒時間穿上而光著身子,腳步有點飄浮不穩便離開,沿途她雙穴還不停在流汁。

小仙女在遠處回望我一個想殺了我的眼神,如一團猛烈至極點的火使我印象深刻,不知她肯付出多大的代價來殺我?不知我會成為她的惡夢有多久?

當小仙女看到我站起身,便立即驚恐地奔逃,她使用的該是人類在緊要關頭才能發揮的潛在力。

我用井水清洗了下體的陽精混合大便與絲絲鮮血後,便穿回自己的衣服,去看在地上的鐵心蘭。

只見一身雪白男裝輕衣的她,眉清目秀,肌膚雪白,薄薄的嘴唇雖沒有塗上口紅仍是深粉紅色,五官也長得相當標緻,在被弄汙了少許的白衣上,胸口部位非常飽滿,纖腰卻是極幼,雖然梳了男裝的髮髻不知秀髮有多長?但一看也知她是位女子,該比小仙女大上兩、三歲,若是換上了女裝悉心妝扮,相信比小仙女還要美艷。

從鐵心蘭平穩的呼吸聲中,我估她短時間內也不會醒,我想看看她作女裝的樣子,最簡單的方法當然是脫去她身上的男裝。

我細心地脫去鐵心蘭身上白色的外衣及內衣後,只見她沒穿肚兜但胸口卻纏著不少白布帶,使原來高聳的雙峰在穿衣後看來比較平坦,但現在被包裹的雙峰中間之乳溝,卻更顯得更深及迷人,當我拉出那些纏胸的白布帶後,只餘一條小胯褲的鐵心蘭,身材明顯更勝還在發育中的小仙女,她的三圍我估是三十三吋半C、廿四吋、三十四吋半,一對乳房呈半碗型,在躺下時仍見堅挺,觸手的感覺在結實中帶點軟綿,比楂在小仙女那對未發育完的乳房,手感好得多了。

只見在鐵心蘭那白色的小胯褲邊緣,露出三條黑亮的芳草,正當我想脫下她的小胯褲再看清楚時,她的呼吸轉為急速,眼皮微微跳動,該是她中的迷藥不多,現在藥性快過,我便立即無聲無息地飛快後退。

當鐵心蘭慢慢醒來時,坐在地上細想回神,我慢慢行到她的面前道:「姑娘。」

鐵心蘭嬌軀一震,擡頭望我,之後發覺自己沒有穿衣,立即以雙手掩胸,及同時大叫:「你快轉身,不準望我。」

我聽話地轉身,身後聽到鐵心蘭的穿衣聲,我道:「在下剛才路過,看到一名紅衣女子,說那邊的一個小子脫去姑娘的衣衫意欲不軌,用鞭纏著他的頸殺了他……」

身後穿衣的聲音停了,鐵心蘭驚問:「他死了嗎?」

我照實道:「他已被那紅色的鞭纏死了,姑娘關心他嗎?」

鐵心蘭幽幽歎道:「唉,我也不知,初時見這小孩覺得他有點與別不同,後來被他作弄暗算,但又被他救了,再之後又被他迷倒,那時他說要搜我身,想不到現在他竟死了,之後那個紅衣女子又如何?」她說到最後一句時,又發出了繼續穿衣的聲音。

我道:「在下看不過這紅衣女子的手段凶殘,便好言相勸,那知她連我也想殺,我只好出手教訓她,在她離開時,用極凶狠的眼神望你,還說若下次遇上你而沒有我在身邊保護,便立即殺了你,姑娘與她有何深仇大恨?」

身後穿衣的音聲停了,鐵心蘭沒有答話,但身後傳來急速的風聲,她竟在此時在我背後出手偷襲!

我立即快速轉身,只見鐵心蘭拚命地運雙拳全力攻來,所用的當然是〝瘋狂一百零八打〞,可是武功比她高十倍的人,恐怕也接不了花無缺的一招,更何況是她與我的差距何其之遠?我立即使出移花接玉,不過我只是把她雙拳向外分扯,並不是向她反撥回去。

鐵心蘭眼前一花,只覺自己雙手不聽使喚,向左及右兩邊分扯,而自己的身體當然是不能控制地倒進我懷中。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