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其它小说
《民工悍匪之凌辱賈靜雯》(21章全本

《民工悍匪之凌辱賈静雯》(21章全本)

PS:看了看,在四合院只发过一章,可这部拙作小弟已经完结了。

所以,在这里小弟也作一个合集吧,喜欢的朋友就留个脚印,谢谢!

《民工悍匪之凌辱賈静雯》

PS:先說明一下,我是這屆YY大賽的評委,我是無權發文參賽的,可是這YY

明星的大賽實在是太誘人了,況且這里有太多的素材可挑選,于是我耐不住誘惑

就也來一次YY明星拙文。

此文也借助了一些《瘋狂賽區車》里的情節與對白,其目的就是為了取悅眾

狼,即可得到色癮也能開懷大笑,這就是此文的主題!

第一章 大小賊人

上海某星級酒店內,人頭涌涌,星光燦爛!

這里將舉辦一個明星發布會,就是現在緋紅傳遍兩岸的賈静雯離婚事件。

「賈静雯小姐,你好,我是XX娛樂周刑記者,我問的是你確定要跟你丈夫離

婚嗎?」一個記者問道。

「是的」

「那請問你認為你的勝算是多少呢?」

「暫時無可奉告,嗯,到時你們會知道的。」

「賈静雯小姐,你好,我是香港的XX周刑記者,我想問你跟你丈夫離婚后,

你能分多少資產呢?記得在上海你有一些物業,這些也要跟你丈夫平分嗎?」

「在上海我沒有什么物業,我只是在這里租住而而已。」

「賈静雯小姐,你好,我是香港的XX報記者,我想問現在在業界傳得紛紛響

的那個傳聞是真的嗎?」

「記者同志,我想問你,你所指的傳聞是什么,請說清楚。」賈静雯平靜的

問著剛才提問的記者。

「就是近期傳得紛紛揚揚400 萬元請吃飯事件……」記者還沒有把后面的話

說完就被激怒的賈静雯打斷。

? ? 「你說什么!你說什么!什么400 萬元請吃飯,這根本就沒有的事,純屬污

蔑,這是污蔑!」

「賈小姐,你別急動,我只是……」記者同志話還沒有說完,又被怒形于色

的賈静雯打斷:「我怎么激動了?我怎么激動了?這明明是污蔑的事,純沒有的

事!我要告你!」

在她身旁坐的助理小葉輕輕的推了推她的顫栗的蠻腰細細的說:「賈小姐,

你別急呀,有很多記者在看呢?」這時她的經紀人也附在她的耳朵邊上說:「靜

雯,你別激動,你這樣子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得平靜一些,別讓小人鉆了空子

。」經紀人一說完,賈静雯這才猛然一驚:「是呀,我怎么這樣沉不住氣?得穩

住……賈静雯呀賈静雯,你看看你,現在成了什么樣子了?驚弓之鳥?別人家一

說就這么激動呀,給人家看到還以為有什么事發生呢?我得靜下來……別激動別

著急……」

想過一下之后,賈静雯這才平靜的表情看著還處在驚惶失措的記者說:「記

者同志,剛才是我不對,不應該發脾氣。可是如果是你聽到這樣一個污蔑性的傳

聞,你是什么樣的心情,是什么樣的態度?所以,我想請你原諒我剛才的沖動。

還請多多包涵。」賈静雯一臉的誠懇,一臉的認真,很受委屈的表情,讓在場的

記者們都為之動容。

女性都是弱者!讓在場所有的記者同志都以自己的委屈而動容。讓他(她)

們心里已是默認我為受害者,這樣我才搏得更多的同情分,這樣官司打起來也會

順利一些,這樣錢也自然的好分一些。看見了吧,我演戲的本事還是沒有落后嘛,

這不,把在場的所有記者都哄了過去,這是誰?這是誰的本事,是我,賈静雯!

賈静雯在心里狂嘆,心花怒放的說。

? ? 「這事,還請記者同志你自己去查實一下,看一看是誰亂發這些污蔑的信息

。我們保留伸訴的權力,不排除走司法程序,謝謝。各位,還有什么事要問賈静

雯小姐的嗎,請抓時間了,發布會將在十五分鐘后結束……」經紀人也合事宜的

說了一些官道話。

隨后經紀人又在賈静雯的耳朵邊上細細了一些話,說得賈静雯一連的點頭示

意。

剛才還是議論紛紛的場合頓時安靜了下來,記者同志們都在忙著手上的文檔,

發問一些自己報社需要的資料。一場不大卻是很吸引人的發布會就這樣結束了,

發布會最大的受益就是女主角賈静雯,她讓在場的每一位記者都不約而同的泛起

了一絲同情心。對于現在負面比較重的她來說,這無疑是一件在河里抓到救命道

草一樣,官司的天平好像向賈静雯傾倒了。一絲不為人察覺的冷笑在賈静雯那淡

妝下產生,就好像官司就像打贏了那樣,除了上天沒有人能把她怎么樣般的輕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酒店的十字路口處,有兩個身穿老式軍裝的鄉巴佬,一個年紀約在42歲,

上身穿著老式軍裝外套,下身穿著一條淺藍色粗布褲子,頭戴著一個陳舊的太陽

帽,腳穿著一雙滿是污坭的大頭皮鞋,吊著一支沒有過濾嘴的香煙,半瞇著眼睛

看著路上的行人。而他旁邊的是一位比他年輕一些的男人,年紀大概在20幾歲左

右,也是穿著一件舊式軍服,穿著一雙滿是灰塵的半舊皮鞋,站在年紀略大的男

人后面,也是向著人來人往的十字路口望去。

他們的這身行頭就像一對齷齪的鄉巴佬,在這樣的一個水泥森林里,沒有人

會多看他們幾眼,甚至沒有人會愿意看到這樣的人,怕會影響到自己的心情。

「哥,咱們在這里看啥?」年紀輕些的男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揉著起眼屎

的雙眼問道。

「你……」年長的男人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心里想:這人長得啥腦呀,上

午不是跟他說得很清楚了嗎?瞄準行人就劫一剽走人,回家取媳婦。才站了三個

多小時就給太陽曬糊了?這么怎么能干大事呀?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后,又繼續

盯著十字路口的行人。

「哥,你說呀,為啥在這里盯人家呀?」

「這里人多呀,又是馬路上,搶了就走,誰捉得住你呀……這里安全。」

「哥,你搜錢,我捉人,是這樣嗎?」

「是!都說了三十回了,你沒有記住?」

「不是,我想再確認一次,免得到時出錯……」

「你,真的是……」

「哥,等一下我是用手掐他脖子,還是先捅他一刀子?」

「笨!當然是掐他脖子啦,你千萬別動刀子呀,殺人是要判死刑的。」

「那他要是喊,我怎么辦?」

「你不懂用一只手捂他嘴巴另一只手掐他脖子嗎?」

「哥,那他如果反抗,他掐我脖子怎么辦?」

「你……行了,到時聽我的……」

「哥,現在最好說清楚,到時出錯了就完了……」

「你,我都不是說了好幾回了,你又忘了?」

「我沒有忘,我只是想再確認一遍,免得忙中出錯就不好了。」

「你,你到時聽我安排的,知道了沒有?」

「嗯,要得……」

「哥……」年經輕的男人正開口說,就被年長的男人打斷了。

「你還有完沒完?」回頭瞪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有些暴戾恣睢的著著他。

「不是,哥,我想說……」

「你還想說啥!?」

「我是說,哥,你可……知這些行人身上有沒有錢呀?」

「就你有錢?這里是大城市,問了人說這里是商業中心街,在這里上班的人

當然都是有錢人哩,不搶他們的難道去搶那些市場賣菜的老太婆?」

「可是這里人太多了,搶東西的話,那幫人一叫,到時我們就不一定能跑得

掉呀。」

「這……」年紀大的男人頓時一震:是呀,這里人是多,瞄準的機會也是多,

加上這里的是商業街有錢的人也是多,可是這里的人也多呀,到時他們一喊,我

們不是也跑不掉嗎?這樣一樣,什么也沒有做成就坐牢,太不值了!那怎么辦…

「哥,要不我們去小區吧,那里也是有錢人住的,而且來住的行人沒有這么

多,只要我們瞄準了去搶一家的錢,相信不會有人發現,就算發現了,我們也早

就跑遠了,是吧?」

「咦……你怎么不早就說呢,笨!」轉身就在男人后腦上刮了一下,瞪著眼

看著身后的男人說。心里想:這辦法好,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難道他比我不聰

明?不可能的,聰明的話就不會跟我混了。

一個轉念就讓這里少發生一件刑事案件!不知是可幸還是幸,總之,一場無

聲的戰火就要拉開序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海某個高檔住宅小區外,有兩個身穿軍裝齷齪的鄉巴佬,他們在小區邊

上的大道上擺著一個地攤,寫著大大的「收破爛」三個字,一連三天過去了,一

件破爛也沒有收到。問他們是不是收破爛,你可以認真的觀察便知道,他們不是

什么收破爛的人,因為他們的眼睛總是盯著大門口出入的人流,四只眼閉著小小

的,像是要望穿出入口人里的口袋,尋找口袋里裝著些什么,人民幣?還是金銀

手飾?不知道,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

「哥,有目標了沒有?」

「還在觀察,還在觀察……」聽到身后的男人問道,為了表示自己的才智,

只能回答這個詞語。

? ? 「哥,你二天前就這么說,現在也是這么說?」

「你,這是戰略,你懂嗎?不好好的作觀察,你怎么知道從哪里下手呀?」

「戰略?」

「你不懂的。小民呀,你得跟哥學一學,做事不能急,要認真的想一想……」

「可是哥,我們都三天沒有吃東西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喝水的錢都沒有了。」

這位被叫小民的青年滿是憂心的看著被叫哥的男人,希望他會有好的辦法。

「這么快沒有錢了?出來時不是帶了三百元嗎?」

「早就吃完了,現在的錢都是俺以前的打工錢……」

「啥?你還有小金庫?到時你取了我妹后,這小金庫得撤消,知道嗎?」

「知道了,哥,俺對你妹可是真心的,以后有多少錢都一分不存的給她……」

「行了,別在我面前說得比唱得好聽,等你有錢了再說,沒錢,我可不會把

我妹嫁給你的哦。」

「知道了,你沒有錢也不是取不到我姐嗎?」

「你!好了,別說了,現在還剩下多少錢呀?」

「只有十一元了……」小民從褲袋里取出了僅有的十一元放在手心上給他看。

「知道了,收起來吧……」

「那哥,今晚我們是不是只喝水呀?」

「哼哧,那就喝水吧,反正我也站得口渴了,喝水也不錯……」

「哥,你口渴,可俺不口渴,剛好我買了面包與純凈水,你喝水吧……」說

著就遞給叫哥的男人一瓶水,自己就吃起面包來。

「你這小子……回去看我怎么跟妹說,要她防著你……」男接過水大嘴裂裂

的說。

? ? 「哥……給……」聽到回去要自家的女人制自己,小民馬上討好的遞上一小

塊面包。

「嗯,回去跟妹好好的說,她找的男人不錯……」

「謝謝哥哥……」

「嗯,吃吧……別嗆著,小心點吃,小孩真的是餓壞了……」看著狼吞虎咽

的準妹夫,自己也有些心酸了起來:這妹夫跟了自己沒有吃上一頓好飯不說,跟

自己在外做民工,還被工頭騙了年終的工錢,害得原本明年要回家取媳婦的錢都

沒有了,不得已,才冒想出來做一票,有錢回家過年取媳婦。可惡的包工頭,害

得我們現在連面包都吃不飽,如果給我找到他,我,我殺他的心都有!

「嗯,哥,你找到目標了?」一邊啃著面包,一邊問著正喝水的準姐夫。

「目標還沒有,不過理發財的大計已是近了一步……」

「目標還沒有,那發財有啥會近一步呢?」

「你,你站在這里都三天了,就沒有觀察些什么來?」

「觀察什么?這里人來人往的,根本就無法盯住一個人……」

「你!」說著在這準妹夫的后腦殼上刮了一下,隨后指了指小區進入門說:

「看到了沒有?」

「啥?大門有啥好看的……」

「笨!除了大門呢……」

「保安……還有花草……」話還沒有說完又挨了一記后腦稍。

「你看花草干嘛?」

「那……那大門除了保安就是花花草草呀,哦,對了還有幾棵樹……咦,好

像是俺家里的木棉樹……長得……」后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準姐夫那怒目嚇

得吞了回去。

「我真想抽你……」

「哥,俺說錯了什么?」小民看了看準姐夫,有些小心翼翼的問。

「你,你沒有說錯,唉,我真為我妹的后半身擔憂呀……」

「哥,你什么意思呀,我不會欺負秀蓮的,我會好好的愛她的……」

「好了,你愛不愛她,我不想管了,鬼叫我妹啥會看上你這號人……」

「哥,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啥叫我這號人,我這號人傻嗎?我笨嗎?小

看了我不是……你信不信,我這就過去把那保安給捧了……」說著就磨拳搓掌的

樣子。

「得了,知道你能!這三天,你除了看那花呀、草呀、樹呀,就沒有看出什

么來?」

「這有什么呀,這大門又不是一天一個樣,能看出什么來?」小民一臉的無

辜樣,心里就直納悶:這大門有啥問題?不都是石頭做的嗎?難不成它還會變形

子不成?老問我那大門有什么,大門就大門的樣,還能看出什么來,真是的,老

是這么難為人,哦,對了,有些大門是紅木做的,難道他要我回答是木頭做的,

可是不像哪,那個大門好像是石頭做的,哦,他猜不出來,想讓我先猜,呵呵,

好,讓他見識見識一下我的眼力,別老說我笨。想到里小民一陣高興,終于可以

在準姐夫面前吐口氣了。

「哥,那大門是用木……」話還沒有說完,又遭到準姐夫的一記白眼,后面

的話硬生生的吞進肚子里。

「你就是豬腦瓜子!……三天啥都沒觀察就觀察大門是用啥做的?也不想一

想,我們這次是干啥來的……」這位準姐夫對這個準妹夫如此低能真的無可救藥

了,真的好想抽他一頓,可是現在又是非常時刻,隊伍本來就不壯大,現在只能

是和氣生財,所以這些干氣只能活生生的咽下喉嚨,爛在肚子里。

「我們……我們是來瞧準人了,就干一票回家取媳婦的……」

「那你只觀察大門和樹干嘛,沒有看到保安的變化嗎?」

「還不是那樣……」

「哪樣?」這位準姐夫一聲喝響嚇了小民一跳。

「就是……就是……兩班倒呀……」看到準姐夫又要刮自個的腦袋瓜子,忙

里無意識的說了出來。

「嗯,算你這三天沒有白忙活……」

「這……」小民也不知是樂還是愁,這只是他一時急中說出來的,不知是自

己聰明還是運氣好。

「看到了沒有?這大門的保安,都是一天兩班倒,其中有一分鐘的無人職守

交班,到時我們就從這里進去,到時再找合適發財的業主。」

「哦……原來是這樣呀,我還以為大門有什么呢。」小民聽后小聲的自言自

語說。

? ? 「你說什么?」似乎聽到身后有聲音,準姐夫的耳朵好靈。

? ? 「沒,沒有什么……」

「那你又知不知道他們幾時交班呀?」準姐夫依然盯著大門口的保安室問。

「我……我不知道……」關鍵時刻,不能說謊,小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就知道你沒有認真觀察,以后學著點……」為了顯示自己作為人家姐夫的,

必有一套機智才干,不然你為啥只做人家的妹夫,為了顯示自己的優點,準姐夫

就開始在這個準妹夫面前說教:「以后要眼觀四方,耳聽八方,還要用鼻子……

哦,不,還要多觀察四周的變化,這樣對未知變數都能第一時間抓握和控制。記

住,這次行動的總指揮是我,你得無條件的服從領導安排,知道嗎?你想取我妹,

就得聽我的,不然沒有錢,鬼才會嫁給你窮光蛋,知道嗎?」二重責任,小民只

能服從再服從,畢竟你還要取人家的妹妹為妻呢。

「知道了,哥……」

「得說首長!!」

「是!首長!」

「好,今晚行動,代號:發財!」

「哥,這發財讀得有些……」

「啥了?首長說是什么就是什么,難道你想軍法處置?」對著這個準妹夫,

真的是又恨又無可耐何,只能干完這票之后就分道揚鏢。

? ? 「是!」對著這個準姐夫,小民有些說不出的害怕,夾著一層妹夫的關系吧

,還有,就是他的智商確實比自己強,不得不服的一個原因。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